邦乾配倍

基金配资 > 渔获战报 > 钓鱼日记 > 正文

话说我钓鱼多年的空军

原创 劉熙疊   钓鱼人   2020-05-08 16:28:29

算起来钓龄,断断续续超过30年了。或许在我人生中,有空闲的时间其中四分之一是在水边渡过的。但其实我台钓的历史只有两年,以前一直都是传统广东钓法,竹竿粗线拖鞋漂大钩挂蚯蚓或者鸡肝鸡肠,偶然挂玉米。一切都因为我喜欢钓大鱼。然而,随着资源的陆续枯竭,空军邦乾配倍的概率稳步发展,中大鱼就和同家里领导行房事一样稀缺。

大水面可以提高几率中大鱼,长竿便于溜鱼。

从小钓鱼,家附近就是漠阳江,而且沼泽,溪流,深谭,芦苇荡,回水湾,各种地形都有,适合钓鱼的钓点非常多。即使去上学,书包里都有绑好的线组,简单的粗线加大号鱼钩,根本没有铅坠浮漂,每个就三米多长,沿着河道的岸边树根绑着,挂了蚯蚓丢下去,放学回来再取,有无鱼听天由命。但多数不会空军邦乾配倍,鲶鱼,塘角鱼,黑鱼,鲤鱼都有可能收获。没有电鱼机只有普通的渔民船家,感觉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鱼。拿一个簸箕去小溪,都能捉一碟下饭鱼回来。

图中两岸是我在家乡常去的十几个钓点

大学出来广州读书毕业后在这边混饭吃,除了假期回老家,基本中断了钓鱼的娱乐。而且在老家开始了钓鱼空军的记录史。以前觉得没鱼可钓不可思议,什么灵敏度,线号,几克铅坠,纳米漂芦苇漂,什么奶香麝香清香我是一窍不通。关键是,以前家乡资源好,我一直竹竿,大线,旧拖鞋切的浮漂挂蚯蚓鸡肝之类就没停止过鱼获,而且大鱼居多。白条白条上钩我骂骂咧咧的说浪费我蚯蚓,辣么大钩子都不长眼的来送命。

这是去年元旦,天寒地冻在樟木湾守大物,空军而归。

几十公里外一个水库,钓了一天一夜,鱼获刚好够现场煲两次鱼粥。

挂蚯蚓和白条,中了几条土鳜鱼,煲粥的鲜味至今意犹未尽。

冬天上的小花鲢,贪吃货啊,后来放生了。

很多朋友笑我,明知现在大鱼少,又从来不用细线组小钩,开饵料也大团的搓,你不空军天理难容。对,这两年学了些台钓的皮毛,也糊弄过自己调几钓几,什么粉几比几开的,然并卵,空军十之六七。钓鱼艳遇从来没有,两工一师不期而遇。打过两次架,付出了一颗大牙,之后遇到电工只好报警,家里老老小小的靠我吃饭呢!空军?无妨,小鱼我都等你们长大,我不钓你们了。在社会上我是个小人物小鱼,每天小心翼翼的躲避着社会上另外一种含义的电工网工药师,我却长不大了,变老了。

前年用蚯蚓,鸡肠去一颗倒伏水面的竹头下,一个小时2.7米硬竿擒获这些。罗非大的斤半,埃及塘虱五斤。由于父亲喜欢吃塘虱,就带回来给他。

水质好的地方,你们说的所谓垃圾塘虱鱼切开的肉纹理是如此漂亮。

我还会经常空军下去,于自然不忍,于当今多数人对环境的不珍惜,继续苦恼。空鱼护,莫空己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