邦乾配倍

基金配资 > 渔获战报 > 钓鱼日记 > 正文

五三大战老菜园,尾数打榜第一名

原创 吃鱼没有得鱼欢   钓鱼人   2020-05-08 16:28:02

邦乾配倍时间:2020年05月03日 05:21

天气:多云

钓场:野河(江河)

饵料:商品饵,传统饵

鱼种:鲤鱼 鲫鱼 其他鱼

期货配资 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但国外疫情继续漫延,全球抗疫成为常态。

大家不要放松警惕,出钓要作好防护,安全第一,快乐垂钓!

邦乾配倍五一长假热火朝天的如约而至,这不,现在还是春天,遵义最高气温达35度,汇川区这边已是33度。

平台天气,已然是夏天的温度了。

一号二号要完成领导安排的任务,没机会出去解毒,伺机去湘江河甩两竿的,最终还是忍住了没去,就在平台观战,为钓友点赞,顺便学习一下钓技。还有就是欣赏小伙伴们的鱼获,心痒难耐,钓友们理解的

罗老师鱼获

陈总鱼获

王总鱼获

邦乾配倍天气好,鱼口也好,再不出手对不起鱼摆摆们了

邦乾配倍怀着激动的心情,在二号就和老王约好,去我们几人的菜地,感受狂口连竿的肥瘾

老规矩,谁归路开车。走老菜地自然是我开车了。同行人还有老王岳父及其钓友文大厨。

邦乾配倍五点半起床,六点出发,将近七点到达钓点,己有一个当地钓友在开始作钓。

邦乾配倍老王选择了老陈钓二十斤的位置,老周在寻找他心仪局位置,文师在我右边一个老钓位,我选择了最左边的位置,水深三至四米。

钓位左边,4.5矶竿挂老玉米继续大鱼梦

钓位前方,5.4手竿,商品饵

钓位右前方,5.4手竿,蚯蚓

钓位右边

自制窝料玉米面,小鸡饲料,炒香花生面,少许曲酒)打窝;老三样加化氏不空军开饵邦乾配倍作钓;两棵手竿都调四调二。

从七点到十点,浮漂就像丢在水缸里一样,纹丝不动,又好似定海神针,稳如泰山。

没口啊,三个小时了,老王都上了一条板鲫了,该考虑换位置了。

正好老陈打电话来询问战况,为我没钓他的位置而遗憾!咱家受惰性影响,怕搬位置麻烦,没听他的,继续战斗。但都三个小时过去了,想先带一棵手竿过去试钓。

老陈昨天的位置,收获鲫鱼若干,还发现大鱼在窝边游荡

这个位置在我钓位的对面,需要淌水过河,攀爬陡峭的岩石,穿过荆棘丛生的树林,说是路,其实连羊肠小道也算不上,这个钓位还是老陈他三老丈开发的,谢谢老人

顺岩而下

进入丛林,河在下面

攀岩而上

穿过树林看河水

穿越丛林

羊肠小道

钓位就在前方

经过十来分钟的折腾,我带一手竿,小坨饵料,蚯蚓盒,鱼护酒米,到达老陈昨天的位置。

对面是老王

对面小文,小文右边是我刚才的钓位

左边当地钓友

单竿作战

邦乾配倍这个位置只能容纳一个人,不用带凳子,估计是老陈家三老丈用石块做了个硬座。也不用带支架,把竿插在石块下即可。灵活利用地形及资源,减少携带钓鱼装备。

“座位”及“支架”😃😃😃

邦乾配倍不过有点不好的是这个位置距离水面大约两米,取水不便,今天也没带取水工具,也没把毛巾拿过来,用的可能是老陈留下的毛巾,有点脏,老铁们在观赏时请忽略毛巾和我的小手手

本钓位水深一米二三,找好底,调好漂,撒一小点酒米,挂上软搓,开整!

不到五分钟就开始有口,浮漂微动后,有力而又坚决的上顶,典型的鲫鱼漂相,起竿,果不其然,接连两尾红鲫开张了,估计有二两。

两尾红鲫开张

开张红鲫,于五月六日放在单位池塘,这里有吃有喝,比放湘江河好,那里天天有多人垂钓,放河里估计要不了多久又会因为贪吃而上钩

这个位置好啊,出太阳也不用带,整天都晒不着

邦乾配倍而且今天口也不错,开启小连竿模式,截止到中午前,已收获二十多尾

小鲫鱼,请忽略前任留下的垃圾,离开时已处理

还是小鲫鱼

午饭前,二十多尾,遗憾的是个头偏小,过过手瘾还是可以滴

中午饭,老规矩:泡面!

回到老位置,吃罢泡面,带上全部饵料,重新开战!继续连竿,口稀时撒几粒酒米,又开始连竿。

因嫌鱼小,偿试换上麦粒和蚯蚓,效果都不好,只吃了一口蚯蚓,最后还是换上了搓饵

因嫌连竿速度慢,把漂调成42,口太乱,空枪多,最后还是调为02,抓顿口,空枪率明显下降,还来了三个双飞邦乾配倍,上二两的鲫鱼也有十来个。

选几个稍大的拍照,皮毛不好,毛巾请忽略😆

这个皮毛还可以

这个还行

小鲫又来

这个有二两,皮毛达标

钓钝双飞

总鱼获,七十多个吧

今日四人战报:

吃鱼没有得鱼欢:七十多条,尾数打榜第一名;重量4斤,称重打榜第一名

邦乾配倍老王:十多条,大约三斤

老王岳父:三条,大约一斤,搞脱一个大的

邦乾配倍文师:空军,四点就收工了。

战斗持续到六点,老陈家三老丈及其朋友钓夜鱼来了,我们就早点闪了,把位置留给他们!

总结:

1.隔夜窝效果明显好于当天打窝,我换钓的位置及老王的位置都是他们昨天的钓位

2.春末鱼还是喜欢到浅水,不过深水区个头偏大

3.老陈的位置长期钓商品饵,鱼也形成偏口,不爱吃传统饵料。